環球影城:年輕人口袋裏的錢真好賺

格隆匯APP   2021-10-04 09:57
核心提示:國慶的到來讓環球影城是更火了,近期頻頻衝上熱搜。

​十一國慶,玩樂是主題,今天咱們就來談談和玩有關的話題。

最近環球影城在我的朋友圈裏正式開業了,熟悉的不熟悉的都扎堆往裏鑽。

這不,國慶的到來讓環球影城是更火了,近期頻頻衝上熱搜,這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當屬 #十一期間北京環球影城人均消費或超3000元# 這個熱搜第一。

按照前期公佈的票價圖來看,最貴的特定日門票也才750不到,且環球影城還算親民一些,允許將食品帶入園區之內,那這2000元到底是怎麼多出來的?

説來慚愧,本“90後”對於《哈利波特》的感情並不深,認知也僅停留在九又四分之三(9¾)車站、分院帽和黃油啤酒上。

(哈利·波特與魔法石劇照)

不過筆者對於環球影業出品的電影很是喜愛,比如《諜影重重》、《美麗心靈》這些都是百看不厭的經典電影,但真要讓我自掏腰包三千去一個“遊樂場”,還是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。

小時候,180元的歡樂谷已經能讓我非常滿足了;而現在,只有兜裏揣着一萬才敢去這種大IP的遊樂場了麼?

1

500元的環球只是剛進新手村

雖然快一千的票價也曾遭人詬病,可畢竟十多年前深圳歡樂谷的票價就已經是180元了,如此算算,十年後有着10個歡樂谷那麼大的環球影城,門票700也不算貴(淡季價格418元)。

不過這僅僅也就是一個入場券(況且如今連加錢都搶不到),就跟剛下載一個遊戲,初入新手村差不多,而後頭真正值得花錢的地方還有很多。

旅遊嘛,最重要的就是開心。

大家的想法很一致,無非都是“來都來了”、“該花就花”和“旅遊就是要玩得盡興”。於是乎,為大家精心設計的消費策略就來了。

作為一個正常的上班族或者是學生黨,真的很難在工作日中抽出時間來旅遊,這種時候,中秋元旦國慶這類假期就是出遊的首選時間,其次就是週末。

節假日最大的缺點除了比平日貴上200元的票價,主要還是人實在太多了。

原本是想去領略神祕的哈利波特魔法世界,在陰天之下能看到的只有男人和女人;原本是想體驗一下刺激的鷹馬飛行過山車,卻要在烈日之下排上兩個小時的隊;原本是想體驗一下變形金剛火種爭奪戰,但一趟排隊下來小半天就過去了。

儘管提前做過攻略,而計劃卻趕不上變化,想着一開門就衝進哈利波特的園區。但面臨的現實卻是,一邊是沒有趕上項目的第一波,已經開始排起了長隊;一邊是如果耽擱太久就會趕不上一會兒的表演。

(日本環球影城)

這時候旅遊的消費心理開始作祟,反正來都來了,多加500塊買個VIP的貴賓體驗吧,雖然算下來要花1200元,但是可以享受免排隊玩遍熱門景點,還能走快速入園的通道。

如果是開車來的一家人,買個VVIP的私享貴賓體驗就更划算了,1700元(含一張票)的價格可以包括3位遊客的免排隊、優先IP互動和價值200元的代客泊車服務,人均一算比VIP來的實惠。

這一部分還僅僅只是門票的額外支出,紀念品這個大頭還沒有被算在內。

對於廣大哈迷來説,哈利波特的周邊怎麼可以不來一波,一件學院的魔法袍售價就為849元、一根可互動的魔杖售價就為348元。衣服都買了,圍巾和徽章也要同步配上,再花469配一個哈利騎的“光輪2000”同款掃把。

而不是哈迷也沒關係,小黃人、侏羅紀公園的冰箱貼也可以買一個回去留作紀念,而即使是覺得紀念品買回去無用的,還可以嘗一杯大名鼎鼎價值50元黃油啤酒,因為不含酒精,全年齡段都可以飲用;或者是嘗一嘗陪伴童年的查理巧克力工廠中的草莓奶昔,亦或是功夫熊貓裏的大俠的同款拉麪。

雖然開頭那個熱搜説的人均3000的消費,必定是包含了路費+酒店的錢,但上文帶大家“雲遊玩”了一圈環球影城的目的,想證明在那樣的消費策略與消費環境下,人們很難不被情緒影響,在園區裏增加很多計劃之外的消費。

2

越年輕越衝動?

讓遊客瘋狂“燒錢”的樂園也不只有環球影城一家,在北京環球正式開園之前,上海迪士尼這個老前輩的吸金能力也是很厲害。

雖然Disney沒有公開過上海迪士尼明確營收數據,但據2017年公佈的一份評估報告顯示,上海迪士尼開園首年(2016年6月-2017年6月)遊客接待數超過1100萬人次。

據某券商2017年的測算,淡季時上海迪士尼的人均總消費為2600元/人;旺季時人均總消費可達到3100元/人。粗略的算一筆賬,如果按酒店交通費與園區收入6:4來計算,營收大約是126億人民幣(約合19億美元)。

儘管上海迪士尼的收入也不全是Walt Disney的錢,但這個數字確實也是驚人。

而且橫向來看,疫情前正常年份2019財年,美國環球影城(含門票)的營收為59.3億美元,佔NBC universal營收的17.25%;而迪士尼主題公園的營收為262億美元,其中光是銷售商品、食品的營收就達到了60億美元,且財報中還明確表示了,“公園及體驗的商品、食品和飲料收入增長是由於平均客人支出增加了5%”。

但説回來,人均消費這麼高,都什麼樣的人更喜歡去這種“遊樂園”呢?

按照其性質來説,親子家庭型的遊客應該是佔比最大的,但從實際數據來看,即使是主打“動畫片”的迪士尼,遊客中20-30歲不帶小孩的人數佔到了將近50%。

到底是什麼吸引了這些年輕人朝着遊樂場蜂擁而至呢?

一個字,“火”

新開的網紅店,一定要第一個去;最熱的食品,一定要第一個吃;別人曬的美景,一定要親自看。只要是網上最火的,朋友圈裏最熱的,都吸引着無數年輕人的眼球。

願意為此花錢的他們,也許是處在無憂無慮的大學時期,也許是沒有揹負房貸車貸壓力一身輕鬆的上班族。“消費主義”、“享樂”這種觀念充斥着這些他們的大腦。

就如法國社會學家在《景觀社會》中的描述一樣,整個社會生活都顯示成一種巨大的景觀的積聚,這並非是一種單純的集合,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社會關係,通過圖像的中間而建立的關係。

“景觀就是商品完全成功的殖民化社會生活的時刻”

而很多消費者也讓這些被創造出來的圖像景觀代替了真實生活,注重的都是它呈現出來的“誘人”景象,並選擇為此消費。

(諷刺畫作《我買故我在》)

儘管不太想承認,但是國內大部分的旅遊都可以説是消費主義的陷阱。

確實,從個人選擇來説,大家確實有買或不買的權利,但無形之中,卻被景區不合理的價格和隱形的強制消費所綁架了。甚至在園區營造的消費氛圍下,讓本沒有購買計劃的你,還把錢掏出來的心甘情願。

而也就是這點最可惡,消費者在這種氛圍營造下所花的錢,往往只是消費時一瞬的快感,衝動消費過後可能都沉浸在無比的空虛與懊惱之中,“為什麼花錢買了一個沒用的東西?”。

這樣的現象也不僅存在於旅遊之上,現在越來越火的各種“年輕人”經濟也是蹭上了這種景觀消費。

比如説近兩年來才炒的火熱的盲盒,多少人花59塊錢買的真的是盲盒裏那個“塑膠小人”,享受的僅僅是拆開的那個瞬間,千萬!不要小瞧“未知”給人帶來的快樂。且不僅是盲盒,潮玩也是如此,原價幾千的擺件竟然能被炒到六位數。

在這種“年輕人經濟”火爆背後的推手,到底是誰?

3

唯一的萬惡之源

這個答案呼之欲出,還是資本。

就跟推理小説裏的邏輯一樣,這個人死了誰最受益,誰就最有可能是兇手。換到這個事情上,誰得到的好處最多,誰就是背後最大的推手。

講點廣泛但是不普遍的事兒,最近iPhone13出了,儘管沒有數據支持,但從身邊的小範圍來看,選擇分期付款的人不在少數。

而且在蘋果官網上,“RMB 217/月或5199起”的字眼就放在售賣iPhone13最顯眼的位置。每月生活費不到2000元的大學生亦或者是拿着6000元工資的打工人,很難不對這樣的字眼感到心動,每個月就花200元就能享受到“高端”的最新款蘋果手機。

雖然現在説蘋果“高端”已經有些不現實了,但在上一個鼎盛的手機時代,蘋果確實是被捧成了高端的代表,否則“割腎”買蘋果調侃又是怎麼興起的。

這個坑,其實也不是消費者自己挖的;是為了銷售和金錢的資本所宣傳出來的,誰又能説這不是一個精心打造,但又能讓消費者樂意為此花錢的消費陷阱呢?

回到最開始聊到的環球影城上,小紅書、微博上的大肆宣揚,朋友之間激烈討論,這種熱度無不在傳達的一種“不會吧不會吧,你連環球影城都沒有去過”的思想。

這種強烈的攀比心理也在刺激着底層的人性,現如今物質的社會里,無論窮富,人人幾乎都在為了面子而活。況且,現在的“90後”真的是有些債台高築了,超前消費成了最“新潮”的習慣。

從數據分析機構尼爾森發佈的報告來看,18-29歲的消費者總體信貸產品的滲透率已達到86.6%。且匯豐銀行也曾表示,中國90後人羣的債務收入比達到令人吃驚的18.5倍,各種貸款和信用卡的人均債務超過17433美元,高達12萬人民幣。

(美劇《破產姐妹》)

這麼來看,前段時間把部分信貸產品接入徵信體系也不稀奇,畢竟花得起卻還不起的很多人,或多或少都存在着衝動消費的問題。

這難道真是“年輕”的鍋麼?

並不,沒有資本的刺激,又哪來的衝動消費呢。

意見領袖(KOL)被資本從傳播學玩到了營銷學上,壞的不是這個意見領袖,多年以來國家愛心助農、直播帶貨確實給鄉村振興帶來了貢獻。壞的是那些為了促進消費,用不買相當於沒來”、“來都來了”這樣刻意的營銷語氣洗腦了很多缺乏主觀判斷消費者的資本。

從環球影城開門的寥寥幾日中就可窺見,在消費主義陷阱和消費氛圍下,買VIP優享卡、排隊搶哈利波特的巫師袍與魔杖、去幾大特色餐廳吃飯都是最熱門的消費。

而就算是吃飯,資本都沒打算放過,最火的掃帚餐廳也存在着嚴重的浪費問題,且不説消費者是不是因為在消費心理刺激下點多了菜。而是在點餐前,園區是否提醒點單過多;在吃不完後,為什麼又無法提供打包的盒子。

就這件事情,無法具體情況具體分析,但很顯然,為了促進園區消費的環球影城,並不打算去思考過這個問題,更別提為之提供解決方案。

4

結尾

國慶節到來,全國的人又開始流動了起來。

在去年疫情嚴峻的形勢之下,人們也揹負了更大的壓力,國慶的這七天也成為了各年齡段每年翹首以盼的日子。

打工人可以趁着這幾天充充電,放鬆一下自己;都市人可以擺脱現代的氛圍,畢竟“久在樊籠裏,復得返自然”。前文如此批判旅行陷入了“消費主義陷阱”的本質,是因為旅行的本質是讓緊繃的心靈得到充分的休息,而非被資本綁架。

從最近環球影城天天狂上熱搜的狀態也不難看出來,連“威震天確實是真人扮演”都能衝上熱搜第一,資本利用了我們想要在假期休閒,渴望通過旅遊精神放鬆的心理,有點為了“暴力”拉動消費無所不用其極的意味。

對這種資本的遊戲,作為消費者的我們,只想説一句“收手吧阿祖!”。多把心思放在提升用户的體驗上,有着天然風光或者是大熱IP優勢的景點,把遊玩體驗做到極致才是王道。

畢竟,我們是要消費,但不要“消費主義”。

{{num}} 全部展開
0

好文章,支持一下!

0

好文章,收藏起來!

文章關鍵詞: 流量國慶環球影城
本文轉載來自:格隆匯APP,不代表贏商網觀點,如需轉載請聯繫原作者。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繫贏商網,電話:020-37128209;郵箱:hf.burberryuk-outlet.org
參與評論
未登錄
你可能感興趣
添加到收藏夾
×
×掃描分享到微信